首页 > 推荐阅读 > 祎璠:时间从未停止,镜头定格历史瞬间

祎璠:时间从未停止,镜头定格历史瞬间

时间:2016-07-08 16:45:27

“我整日在街头寻找,随时准备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将活生生的生活完全记录下来。”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我现在所生活的大院是1982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次大裁军的产物,或许再有几年这个大院就将永远消失,但摄影的责任让我无法停止这份记录。”用摄影的方式默默地记录一个城市的每一天,记录着那些即将成为历史的某一个瞬间。这是祎璠老师对于平时生活的一种情怀,更是他对摄影这艺术的一个诠释。


祎璠称自己“是一个最普通的摄影爱好者”。如果说的专业一点,或许能算是一个喜欢用镜头去扑捉和记录生活在当今社会普通百姓的喜怒哀乐和生存状态,用感恩的心态去呈现普通百姓感动的瞬间的摄影人。




祎璠喜欢上摄影是因为独特的影像记录方式让他着迷,之后又因工作需要接触了新闻摄影,这种用影像表达和呈现事件的方式就一直伴随着他,成了他无法舍弃的习惯。




刚开接触摄影时,他也曾为拍摄什么样的风格而迷茫,当时,风光小品是他主要的拍摄方向。但是,近几年,他所生活得城市发生的变化,让他深受感触。原来,让他感受最深、最能够打动他的还是平实的现实生活。他的风格正如他所非常喜欢的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所说过的一句话,“我整日在街头寻找,随时准备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将活生生的生活完全记录下来。”





是的,祎璠非常喜欢法国著名摄影家亨利·卡蒂埃·布列松。虽然他没有过刻意的去模仿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拍摄风格,但是在他的照片中多少还是有的,比如参加“人民”摄影展的《兰溪茶馆·简单并幸福着》组图。




祎璠的这组作品创作于21012-2013年,当他进入茶馆之后就被那里人的这种生活状态所吸引,开始了用他的镜头去记录。虽然,兰溪的茶馆虽然充斥了不少现代的元素,但保留下来的传统形式是非常具有保存价值的。


祎璠想要通过这组影像,感受江南水乡的人们那种“简单并快乐着“的生活状态。




对于祎璠来说,所谓城市人文风格的作品都是来自于他生活的城市及其周边,它们随时随地真实地呈现在面前,在经过用心的发掘、捕捉、记录,观察,就将看似平淡无奇的风景留在了镜头里。




在这么多年的拍摄中,祎璠总结出来拍摄人文纪实类是需要和当时环境历史所融和。“一是尽可能去了解拍摄对象和环境的文化差异,适应并尽可能原滋原味地表现;二是多看多读优秀作品,不断提高自身的鉴赏能力,并运用到实际的拍摄中;三是与时俱进,不断汲取和吸收新的思想观念和拍摄技巧,丰富自身的拍摄手法,力争有所突破。”


因为,在他看来,“只有作品有了深厚的社会价值,这些作品才能有生命力。”




其实,具有社会价值、好的影像作品也往往是会给人带来触动和感动。祎璠说,他在拍摄过程中最在意的就是影像瞬间带给他的感动。“如果拍摄的画面连自己都无法感动,那么也无法去感动别人。很多时候那种感动就是一个稍纵即逝的瞬间,需要我们去快速的思考,并在思考的过程中扑捉到这个感动瞬间。”




摄影对祎璠而言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了,从接触摄影开始,他所用的时间都是挤出来,即便如此,他始终没有停下来过脚步。从爱好到职业,他一直都在寻找、一直都在“咔嚓”。过程的辛苦,却永远比不上坐在电脑前“欣赏着付出带来的回报”所赋予的那种愉悦而满足的心情。




其实,用祎璠的话来说,“摄影是艺术的一个分支,艺术从来没有好坏之分,一幅作品一百个人看就可能有一百种理解。所以,每个人对艺术的理解是存有差异。”拍摄人文纪实题材的祎璠,喜欢用最朴素、最简洁的手法去记录影像,而且在记录的过程中尽可能不去破坏人们最真实、最自然的生存状态,特别是那些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普通百姓的普通生活。




在祎璠的镜头里,就是将老百姓最为原始的生存状态真是还原出来。




祎璠,一个喜欢用真实的视角去诠释社会的真善美,用宽容、感恩的心去回报社会的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