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阅读 > 闲人庄生:赏菊何必到东篱

闲人庄生:赏菊何必到东篱

时间:2016-07-08 16:37:12

​从飞逝的时间中截取片刻,赋予它永久而清晰的存在

——康斯坦布尔


人生本不该是艰难的心灵苦旅,而是一段温暖的生命历程。我们无须依靠沉重的冥想,去向内索求清修禅意,而是要向外发散和释放自己的情致,享受生活给予的俗世清欢。所以赏菊东篱是一种萧逸恬淡的心境,而非执念于行为本身。即便心灵之花并无一段实质篱笆可攀附,我们同样可以超然物外,养兰于心。其正所谓,“赏菊何必到东篱?十步之内或有芳草。”


闲人庄生居住在胶东偏居一隅的小山村,过着自己想过的日子。摄影、文字是他在家人之外的全部生活内容。


FOTOCHINA:现在,很多人都扎堆到北上广生活,您却自己带着家人留在胶东乡下居住,请问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


闲人庄生:我从小受传统文化影响较深,向往高蹈风尘外,徜徉山水间的田园生活。由于祖籍在农村,自己又是自由职业者,所以很有条件在中年后疏离城市。



FOTOCHINA:您从事摄影艺术多长时间了?当初是为什么喜欢上摄影?


闲人庄生:我涉足摄影也就四五年的时间,并不算久。本身我是观鸟和植物爱好者,年来在田野里观察野生鸟的栖息迁徙,和胶东草花的生发摇落。当时用相机只是为了记录和分享,相机是纯粹的工具。但是,拍摄中产生了诸多惊喜和愉悦,使我逐渐产生对摄影的浓厚兴趣和热爱。



FOTOCHINA:您在偏僻的乡下搞摄影,会不会引起别人的误会?毕竟这长枪短炮在这里还是比较罕见。


闲人庄生:是的,摄影者在偏僻乡村显然认知度较低。因为我常在人烟较少的田野活动,所以总是带着两条田园犬,而摄影设备在这里非常罕见,所以,不明所以的村民就会对我的身份非常好奇。有认为我是来勘探寻宝的,也有觉得我是打野兔捕獾的偷猎者,更有甚者就是告诫过我,让我远离他们的鱼塘,因为他们觉得我是钓鱼爱好者。



FOTOCHINA:因为您在博客里说过您的设备都不贵,有稍微贵一点的您还不爱用,你目前惯用的相机是?


闲人庄生:我使用尼康的一款老机型:D700和几个轻便的定焦。虽然说价格悬殊的器材对于摄影本身差异并不大,我选择实惠的设备还是与自身经济条件有关。



FOTOCHINA:那么摄影这一爱好,它在经济等方面是否给您的生活带来改变?


闲人庄生:自从接触摄影,它就是我日常的爱好,使我每天在乡间的散步富有趣味而不枯燥。而今摄影更有多种周边途径给我的家庭带来收入,对于我的生活状态改变还是很大的。



FOTOCHINA:您最喜欢的摄影大师是哪位?您的照片里是否有他作品的影子?


闲人庄生:坦率地说我对知名摄影大师了解甚少,不过作为美术的苗裔与分支,我觉得摄影是可以直接从美术名家与名作中汲取营养的。我非常欣赏英国伟大的风景画家康斯坦布尔的作品,与他的绘画风格一样,我是着力展示乡间的林木,水泽,村庄,农田,并将这些景观置于细腻柔和的云影天光之中。



FOTOCHINA:能否简单的介绍一下您关于乡下摄影作品的创作缘由及创作目的?


闲人庄生:其实创作缘由和目的很简单:一是作为一个文学作者,我长期创作一些原乡类随笔,拍摄乡村风物是可以提供插图素材;二是源于我对乡村的热爱,作为一个期待宁静,远离尘嚣的中年人,我致力于发掘平凡乡村背后所寄寓的诸多美丽,把它们记录下来,分享给怀有同样田园梦想的人们。



FOTOCHINA:摄影作品大都可以从社会价值、艺术价值、商业价值三方面被区分,您更看重作品倾向哪一种价值?您更希望自己的作品实现那一种价值?


闲人庄生:我更倾向于摄影作品的艺术价值。虽然我以摄影谋生,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认可它们的艺术性而非商品属性。希望自己透过拍摄所表达的追求与情怀能被认知欣赏,不只是体现在价格标签上。



FOTOCHINA:看过您的作品,有一种感慨,原来印象中的土里土气的乡下也会有这么唯美的一面,您是怎么拍出来的?


闲人庄生:虽然我拍摄的多是在其他乡村随处可见的平凡内容,但是通过合理的视觉提炼,使画面达到美术作品所讲求的协调内容与和谐色彩。




FOTOCHINA:您在拍照时是凭直觉还是先构思再拍?


闲人庄生:对于常规的静态风光,我必定是先构思而后再拍;比如我会提前到某个机位踩点,观察光线和角度以及预构图,再在理想的天气时去按下快门,那么得到预想的效果是水到渠成的。



FOTOCHINA:您的照片都是彩色照片,为什么会喜欢拍摄彩色照片?


闲人庄生:我喜欢拍摄彩色照片是基于个人的摄影理念,既然我们身边是个彩色的世界,我不认为有必要去人为地改变感官认知,我觉得风光拍摄更适合彩色影调。



FOTOCHINA:拍摄的时候你最在意的是什么?


闲人庄生:我最在意的是构图,认为画面的内容是决定性的,是区分一张照片是艺术品还是练手随拍的标准。当然,色彩也非常重要,画面色彩必须来于客观存在,摄影只是对它的准确记录。所以我会谨慎的选择时机,寻求某一现场的最优色彩瞬间。



FOTOCHINA:这类摄影是您的一种心境表达吗?


闲人庄生:是的,我之所以最后选择这里摄影,正是以为内田园摄影能够深刻的表达我的心境,“乡村是我身之所居,心之所系,言不尽意发诸于歌,那么笔触所乏之处,我依托镜头来抒发情怀”。



FOTOCHINA:摄影作品大都可以从社会价值、艺术价值、商业价值三方面被区分,您更看重作品倾向哪一种价值?您更希望自己的作品实现那一种价值?


闲人庄生:我更倾向于摄影作品的艺术价值。虽然我以摄影谋生,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认可它们的艺术性而非商品属性。希望自己透过拍摄所表达的追求与情怀能被认知欣赏,不只是体现在价格标签上。


FOTOCHINA:最后请您用一句话评价自己。


闲人庄生:虽然长居乡下,但我并非严格意义的农民,目前主要通过网络从事摄影和文学相关的业务。如果我自己来评价,我大约算是一个散漫而自由的,“住在乡下的城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