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专访 > 刘毅: 摄影,在观察中自省

刘毅: 摄影,在观察中自省

时间:2016-07-08 17:03:21

摄影是做减法,要把与主题无关的东西排除,人像摄影相对简单在于可以很好的利用虚化来突出主体。

——刘毅




大概在04年前后,当数码相机大幅降价开始走近寻常百姓家庭的时候,还在学校任中学老师并且做团干部的刘毅,觉得也该给自己买台小数码相机了。当时网站建设刚刚兴起,就是简单觉得能用数码相机把学生活动记录下来直接发到校园网站特神奇、特直观、特实效,现在看很普通,可当时真是个时髦的事儿。




FOTOCHINA:您是怎么会喜欢上摄影的呢?


刘毅:那时候全校就一台胶片相机,也不可能到我的手,自己花千八百买一个小傻瓜,又干工作又自娱,挺好,于是开口向发小儿王绍怡咨询。他当时极力推荐理光的GRD(后来很久才知道因为这货拥有当时傲人的大尺寸传感器和大光圈定焦镜头,从一出世就被冠以单反备机的美誉),可当时不知道,尤其听说居然还要四千多大洋的时候,我那种不知天高地厚肆意挑衅权威的劲儿就来了。




“你有多久没去市场上转悠转悠了,你知道现在数码相机都降价了嘛!实话告诉你,我看上一款富士叫做Z5的小机器,才一千出头,外观好看极了,拿着还方便。”


“你既然确定目标了还问我干嘛!”


行,我第二天果断出手把它买了回来,本想挫挫他的锐气,结果是在仅有一盏台灯的光照下和他的小理光一比,高低立现,从那一刻起我又接触到俩新词儿:“CMOS”和“噪点”。紧接着他扔给我几本摄影杂志,再次强调了一下学习的事儿,对我无知加不虚心的状态冷嘲热讽旁敲侧击了好一会儿,从那时候起,我觉得我开始彻底对这玩意上心了。




FOTOCHINA:您的职业与摄影有什么关联?


刘毅:2012年,正是因为摄影的崭露头角,我被调入教委机关的新闻中心,能专心从事摄影及与之相关的一切工作,开始为教育记录历史。所以现在考虑更多的是教育新闻摄影,对我来讲是一个未知的领域,边学边干,不是懂两下人像摄影就行,完全是两码事。开始的时候总能在我拍摄的新闻照片中看出自己固有风格的影子,甚至在学校遇上漂亮的小姑娘还是忍不住一把拉住说,“来,让叔叔给你拍张照片。”




FOTOCHINA:您最喜欢的摄影大师是哪位?对您拍摄风格上有哪些影响?


刘毅:因为自学,所以感觉离所谓的大师好远,有位知名的烧友“荔枝”倒是让自己挺受益。我自觉和他有好多共识,比如一张好的照片,一定是先从准确的焦点、曝光和构图开始的,甭老拿什么“故事”说事,那是更高境界。一个人得先学会走再学会跑,学会用镜头述说故事是个漫长的过程,除了过硬的基本功,更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做积淀。我腻歪没有道理倾斜的构图、对焦不实的画面和肆意眩光换来的低分辨率,我总觉得你是不是得先弄明白怎么避免眩光然后再谈怎么合理利用是不是!自从用上防抖镜头就没弄明白什么叫“安全快门”的比比皆是。其实,踏实下心来研究技术本身很重要,别一步就跳过去。




FOTOCHINA:摄影对于您而言是什么?


刘毅:忘了在哪看到的一句话感觉说的特好,“当你总是拍不好又不知该怎么拍时,你就会问摄影到底是什么,这其实就是摄影——在观察中自省。”




FOTOCHINA:在众多摄影门类中为何喜欢人像摄影?


刘毅:简单,相对简单!比起风景,得有钱有闲!要不罗红为什么一直受业界诟病,仿佛人家拍的再好你顶多也就是个财主加器材党。人文,更别想,自己都没活明白呢,就动不动的老想用镜头去影响人家的生命。人像摄影简单,从身边人下手更简单,尤其找个漂亮姑娘,是人像摄影进阶的直梯。要不为什么喜爱拍车展,因为拍成什么样都说得过去,至少不至于频繁的对自己产生怀疑。我现在过了一大帮人围着个模特群殴的阶段了,觉得傻,外人吧不理解,圈里人吧,你得照顾他人的感受,更因为对光影有着不同理解而对环境有不同选择时你得不停地迁就,所以要不就单约,要不就找认识的朋友。喜爱摄影越久,你会发现在你镜头里会越来越多的出现普通人——同事、家人和朋友,而这难道不是最应该的吗?




FOTOCHINA:在人像摄影中该如何捕捉精彩的瞬间?


刘毅:抓,抓总比摆的自然,即使现在从事新闻摄影,当条件不允许需要摆拍时,也一定是摆中抓。还有就是耐心,耐心等下去,比如为了拍摄2015年高考最后一场结束,考生自信走出考场的瞬间,我冒着小雨单膝跪在对面马路上足足四十分钟才抢到一张满意的画面,后来被很多家媒体采用。




FOTOCHINA:在拍摄人像作品时常用什么镜头?为什么会选择此焦段镜头?


刘毅:我喜欢定焦镜头,虽然很不方便,但我迷恋它的通透和锐利。适马Art35mmf1.4、适马Art50mmf1.4、EF85mmf1.2和EF200mmf2.0是我最常用的,当然这不包括我现在的工作迫使我只能用“大三元”。尤其是EF200mmf2.0,是我的最爱,几乎包揽了我90%的外拍。其焦内如刀削斧砍般的锐利和焦外如奶油般的温润不是一般镜头能替代的,所以它的上一代被冠以“空气切割机”的美誉,真是用过一次就放不下了。尽管因为视角原因,它的创作范围很窄,可我还是爱不释手,有些东西不见得必须拥有,但一定曾经用过,我觉得这大家伙算是一个!




FOTOCHINA:其实您的作品类型挺多,不过我注意到您在拍肖像的时候经常用纯色背景和黑白色调,您拍这样的片子是源于怎样的拍摄理念和拍摄灵感?


刘毅:摄影是做减法,要把与主题无关的东西排除,人像摄影相对简单在于可以很好的利用虚化来突出主体,这比风光摄影做减法要容易得多。但是背景不是虚化掉了就完事了,画面是不是干净,色彩是否饱满,还取决于被虚化掉的色块。在我眼里,最好有与主体呼应衬托的色块,如果没有,干脆就要纯净的背景。车展环境的嘈杂不好选取,我就喜欢模特身后大型的LED屏,或是色彩斑斓的绚丽,或是黑白转场时的纯净,都能衬托人物。室外摄影更是如此,我最烦来不来就倚着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的旅游纪念照,因为是使用大光圈定焦镜头,我更多的是考虑后背景的色彩和线条,也能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光线和人物本身上。哪怕是素净的大冬天,围绕石景山游乐园的童话房子,只要有阳光和色彩,也能拍出令人满意的片子。




FOTOCHINA:现在是数码时代,一个好的摄影师必须注重照片的品质,自然也会重视后期处理,那么您觉得照片数码后期的“度”在哪里?也就是说,照片后期处理到什么程度才不算是过度,不会抹杀摄影师的工作成果?


刘毅:后期我会进行色阶、亮度的调整,颜色基本不动。是女孩子我也会稍稍液化、磨皮,过去还用高反差保留,得不停的圈出皮肤再擦掉,太麻烦,现在用插件,省事,效果也不错。但是一定以不丢失皮肤细节为度,塑料布一样那是影楼,“你的照片越来越影楼范儿了!”这句话至少在我心里一直具有贬义。




FOTOCHINA:关于摄影您在接下来有什么规划吗?


刘毅:潜心研究教育新闻摄影,常规活动能拍出新意太难了,要跟都市媒体的资深摄影记者多接触多学习,靠市井生存的腕儿们才是有真本事,就像剧场里的相声演员,是有本事让观众往外掏钱的。除了纸媒的单张图片,随着微博微信的不断升温,新媒体给了我们更多的平台,一定要利用好,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基础教育,也为正进行着的教育改革记录下珍贵的足迹。